品书库

品书库 > 神医农女 > 第252 章 你随意夜里风凉(第1页)

第252 章 你随意夜里风凉(第1页)

杜县令想着能筹集一点是一点。朝中的赈灾粮应该在路上。只是这前两天才刚下过大雨。路上泥泞湿滑,赈灾粮可能一时半会儿到不了。如果能筹集到一些粮食。那就会少一些百姓饿死。

“小丫头。就算筹集到粮食。在村中哪家村民的粮食,口粮是一样的,有的可能吃的是小米,有的可能是高粱。甚至更有吃的是野菜或者是秋天时捡的榛子之类的。至于云县的一些富庶人家可能会吃一些白米,白面,就这些粮食放在一起能一块煮吗?要是不能的话,这两室岂不是要煮好几锅?”玉银雪听着杜县令要回县衙筹集粮食。有些疑问了。这村里的粮食都是不一样的。这放在一个锅能煮吗?煮出来能吃吗?

“玉哥哥,这你就不懂了吧?你说的那些粮食是可以放在一块煮的。煮出来的很是美味哦。”这让苏景瑶,想起了她在现代经常吃到的一种粥,八宝粥,虽然这里面肯定没有八宝,但是加在一块。也是和八宝粥一样的。煮出来的味道也很是美味。

“这些东西可以放在一块煮?但是有些东西可能要给它煮成干的,可能会有些硬。有些东西。可能煮干了会有些软,但是我们可以用它来煮粥啊!要煮时间久的我们就先煮,要煮见时间短的,我们就后煮。这样就能煮出一锅既美味又香浓的粥,而且这样。灾民们也能分的多一些。”

“瑶丫头的这建议不错。这样就算筹集的粮食有些少。也是可能多撑两天的。撑过这一段时间,朝中的赈灾粮应该就能下来了。”柳老也是颇为赞同。

许世宇也点点头。这个方法不错不错,这样他再从别处调集的粮食也能赶到。村民们也就能不用喝粥了。

楚君冥这会儿在一旁和流雨说着一些。事情。玉银雪他们在那边讨论粥要怎么煮食?楚君冥再安排流雨向各州各县的管事人送去书信。让他们自主筹集粮食。百姓靠自愿,至于相生富豪。每家每顿吃的肯定都是大鱼大肉。至少每家都要捐赠粮食。

流雨得到楚君冥的命令后。也是拿了一块玉佩就转身出去了。

“那杜某就先走了,多谢苏姑娘。多谢各位公子。“杜县令还不知道苏景瑶和苏景煜他们已经知道楚君冥他们几人的身份,他还是一直以公子相称。那总不能。在这几位老大没有点头时,就把他们身份透露。他还没觉得自己的脸还没有那么大,可以给这几位擅自做主。

杜县令说完这句话后,就匆匆离去,苏景瑶看着杜县令这匆匆而来,然后匆匆而去,这是有什么人在催他吗?

真不知道这样的爱民如子杜县令,为什么在杜夫人眼中就是一个抛妻弃子的男人,她怎么看?感觉怎么都不像?还是说两人成亲后有个孩子?疑心病会变得比以前重。

“瑶儿盯着杜县令的背影如此看。可是发现了什么不妥之处?”楚君冥流雨走后就看到苏景瑶盯着杜县令走出去的背影发呆。

“我在想杜县令如此的爱民如子。为什么杜夫人会说他抛妻弃子?宠妾灭妻。我怎么看都不像?还是说。杜县令这是装出来的或者是杜夫人在装可怜?”还是说事业心太重的人,总是会忘了家人的重要性?

苏景瑶鼓着腮帮子。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一手环于胸前,歪着头。眉头微微皱起。

楚君冥听苏景瑶这么一说。这让他想起那晚他们审问五蛊时无五蛊所说他们在白云镇还有暗桩。只是他们未曾见过。他们也未曾说这暗桩男是女。看来这杜府的水也挺深的。

“有没有事情?有没有猫腻?晚上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

苏景瑶一听楚君冥这样说。这个提议不错。她对别的事情不行,但是。去看别人家的八卦。她还是挺愿意的,这应该就是女人的天性吧。

她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杜夫人会对爱民如子的杜县令反应如此的不好。自家夫君是一县之主,对百姓事事上心。她作为他的妻子应该感觉这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才对,为什么杜夫人给她的感觉好像很不喜杜县令如此?

“楚君冥,你又想把我妹妹拐到哪里去?”玉银雪听着他们两人在嘀嘀咕咕,立马走过来问?

楚君冥看了一眼玉银雪。哪哪都有你。瑶儿的亲哥哥都没你管的严。等哪一天我有时间非给你找一个。能管住你的人不可让你天天都离不开半步,看你还有没有时间?来管我和瑶儿的二人世界。

“去看风景。”楚君冥微笑的看着玉银雪,但眼中有冷光,两个人的那种,你有意见吗?

玉银雪在心中想,去看风景。我要信了你才有鬼。还有大半夜带着一个女孩子出去看风景的。明明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既然是看风景,多一个人也无妨,我和你们一块吧。”玉银雪看着楚君冥。用眼神和楚君冥说。你一个人想把姚丫头带走,休想我可得盯着你才行!想拐我妹妹没门,连窗户都没有!!!

楚君冥点点头,表示可以。“只要你不嫌一会儿夜里风太凉,随你。”楚君冥给他了一个你随意的眼神。

“哦,对了,记得多加件衣服,别着了风寒”楚君冥这一说,气的玉银雪在一旁直跺脚。

苏锦瑶看着两人。嗯……这俩人看起来怎么越来越像?两个情侣在打情骂俏呢。这CP感很足啊!

至于许世羽和苏景煜两人。只是在一旁默默不语,看着他们三人在那来回互动。

苏景煜自从知道几人的身份后,又看着自家妹妹对几人也十分的好。他也想过。不让苏景瑶和几人有过多往来。但是一想自家妹妹。好像很在意几人,总不能让自己妹妹伤心。

他这做哥哥的好难啊,一方面是自家娘亲,一方面是自己可爱的妹妹。哪一方?哪一边都不好得罪,还不如装聋作哑。要是以后自家娘亲问起他,他只能说

“我看不见,我不知道。”

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